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二十四章 再会林冲(跪谢打赏)

第二十四章 再会林冲(跪谢打赏)


  高槛对捧日军的训练没打算过多的改变,现在做的已经足够了。

  大宋朝的民间尚武,各种社团很多,弓社、马社到处都是。所以他并没有再增加射击和骑术的训练,军中自有一套训练的体系。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欲知兵者必先选将。

  高大衙内现在最发愁的是极度短缺的战马和优秀的骑兵将领。

  在他看来,这方面只有刘锡一个人才,这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高槛准备把梁山马军五虎将之首的林冲从他老爹那儿给调过来,先让林教头给他培养一批基层骑兵将领。

  然后再想办法从西夏和辽国买一批战马,他实在是看不上马厩里的那群矮骡子。

  把军中事宜委托给刘锡后,高槛回城去了。

  晁氏好多天没见到宝贝儿子了,见高槛回来,拉着高槛嘘寒问暖了好一阵子。

  “槛哥儿啊,为娘可想死你了,去了这么多天也不见回来看看娘亲!”

  晁氏抓着高槛的手上下仔细打量了半天,心疼得不得了。

  “瘦了,也黑了,军中的饭食肯定不合我儿的口味!”

  “小楠呐,快吩咐厨房给少爷做点好吃的!”晁氏高声呼喊小楠。

  “是,夫人,奴婢这就去!”

  正在忙碌的小楠听见衙内回来了,高兴地冲了出来,要不是晁氏在场,估计这小丫头又要去抱着少爷的胳膊撒娇了。

  不一会,高俅下班回家了。

  一家人围在一起好好吃了一顿饭。

  厨房给高大衙内炖了半只羊,被晁氏强迫高槛全部吃完,连汤水都喝得一滴不剩。

  说是槛儿还在长身体,一定要好好补一补。

  吃完饭,高大衙内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去找高俅,要他把林冲调到自己帐下听用。

  高俅对宝贝儿子自然是有求必应,不然他哪儿来那么多钱能让数千军汉们顿顿吃肉啊。

  高太尉的偏心眼儿招来了天武、龙卫、神卫三军都指挥使的不满,纷纷嚷嚷着要求高俅给他们涨工资。

  结果被高太尉一顿臭骂,说是让他们去和自己宝贝儿子较量较量,打赢了,涨工资不是问题。打不赢,那是你们自己没本事,凭什么给你涨工资。

  高大衙内现在可是恶名满汴京,那天童刚的尸体被抬回来的时候不少人都看见了,尸体表面上完整完整无缺,但是却全身都在往外渗血的恐怖画面他们可都听说了。

  想想,还是自己小命要紧,就算不涨工资,他们上四军照样过的是小康人家的生活,只不过就是看着捧日军顿顿有肉吃,眼馋而已。

  据城里卖肉的屠户们说,他们每日要往捧日军的大营里送好几大车的猪肉,那些军汉们一个月下来个个吃的膀大腰圆。

  高大衙内因为林娘子的事不好意思独自前去找林冲,他如果单单只是调林冲过去听用,直接让便宜老爹发一纸文书即可。

  可他是真心想将林冲收为己用,就必须亲自去请了。

  忽然想起林冲的好友陆虞侯,水浒里这家伙可是个马屁精啊,衙内差他办事,他还不得爬过来跪舔!

  于是吩咐范天范云去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这号人,有的话领来见他。

  不多时,范家兄弟果然领着人来了。

  高槛抬眼望去,这陆虞侯却也长得一表人才,高大衙内用读心术查看一下后,果然如同书里说的一样,满肚子想着怎么讨好自己才能让他升官发财。

  像这种人,为了富贵连灵魂都可以出卖,更别说朋友了。最适合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以后说不定还可以利用一二。

  “你就是陆谦?”高大衙内做足了姿态,眯着眼睛问道,几乎是用鼻子哼出了声音。

  “回衙内的话,正是小人。”陆谦恭敬到了极点,一揖到底。

  “衙内是你叫的吗?”范天不满的厉喝一声,吓了陆谦一条,立刻诚惶诚恐地答道:

  “是是是,都是小的嘴贱,请高将军恕罪!”说着擦了擦流下来的冷汗。

  “想叫本将军衙内也不是不可以,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高槛故意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陆谦一听这话,机会来了。

  “将军有话尽管吩咐,小的就算扑汤蹈火也在所不辞!”陆谦兴奋的回答。

  “嗯!不错,有点眼色!”高槛学着高俅的样子,用手指轻轻地敲打着身下太师椅的扶手,继续说道:

  “听说你和林冲林教头是故交好友,本将军很欣赏林教头的武艺,想招揽于他。可惜,之前因为林娘子的事跟林教头有点小小的误会,今日找你来是想要你陪本将军去一趟林教头家中,好方便说话,你可愿意?”

  高大衙内装腔作势的刚说完,陆谦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兴奋得说到:

  “承蒙将军看重,能为将军分忧是小人的荣幸,小的一定尽力说服林冲!”

  “好,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就出发!”

  陆谦领着高槛一行人穿街过巷,来到了林冲家门口。

  幽静的小院,柴门敞开着,打扫得干干净净。

  院子里一棵老槐树下种着些花草,绿意盎然,甚是凉爽!

  看得出来林娘子是个勤快贤惠而且情趣高雅的女子,林冲算是有福气。

  几人就站在院外,高槛示意陆谦上前叫门。

  “林冲兄弟可在家中?”陆谦喊了一声,非常有礼貌。

  听到声音,林冲出来查看,见是好友陆谦,后面还站着高衙内,虽然有点意外,但还是很恭敬的抱拳朝高槛和陆谦行礼。

  “下官林冲见过高将军、陆虞侯!”

  “林教头客气了!”高槛也抱拳回礼。

  陆谦见二人之间很是生分,忙出来打圆场。

  “哎呀,林贤弟,不要这么见外嘛,之前都是误会,高将军今日礼贤下士,亲自登门拜访,就是来化解之前的误会的!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陆谦好呵呵的劝着林冲。

  “林教头,小子之前顽劣,不知轻重,冲撞了林娘子,今日特来赔罪,还请林教头莫要怪罪。”高大衙内说着,接过范天手中的礼物双手递上。

  “区区薄礼,以表歉意,还望林教头不要嫌弃!”

  “高将军一片诚意,贤弟你就收下吧!”陆谦也跟着劝道。

  高槛说的真诚,林冲也是心胸开阔之人,也就不再计较,再说也得给陆谦面子,也就接过了高槛手中的礼物,表示这场误会就这么消除了。

  三人一起在院子里开心地笑了起来。

  林冲心结已经打开,豪爽地邀请高槛等人进屋,高呼林娘子准备酒肉招待贵客。

  林娘子领着丫鬟上了一大桌子菜,看见高衙内这个登徒子在,怯生生的就要离开。

  林冲见状,忙起身拉住她。

  “娘子莫怕,今日高将军亲自登门赔罪,以前的事都是误会!”

  高槛也起身对林娘子施礼道:

  “嫂嫂莫怕,高槛今日特来谢罪,都怪小弟之前孟浪,冲撞了嫂嫂,还请嫂嫂恕罪!”

  高大衙内说完作势就要下跪,林冲赶紧上前制止,双手将他扶起。

  高大衙内当然就是做个样子,他就不信林冲真敢让他跪下去,如果林冲不扶他,那这个梁山“马军五虎将”他宁可不要了。

  “高将军何必如此,误会已解,我娘子她肯定也不再生将军气了。”

  “高将军,妾身万万不敢当将军如此大礼,既是误会,就让它过去好了。”

  林娘子到底是知书达礼的女子,不像某些街头泼妇,不识大体,她当然清楚,如果自己不依不饶,以高家的权势,他们林家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事情已经解决,高槛和林冲、陆谦推杯换盏吃喝了起来,不一会就称兄道弟起来了。

  高大衙内趁机把自己真正的来意说明,林冲也不是傻子,有机会升官谁会拒绝呀!当然是欣然应允了,大礼参拜了。

  回去的路上,高槛告诉陆谦,今天这事办的不错,以后可以叫他衙内了。

  喜得陆谦赶紧跪下,感激涕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