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二十九章 平方腊(一)震慑姚家军

第二十九章 平方腊(一)震慑姚家军


  高大衙内这次南下杭州,除了给舰队送行,还有一件重要事情。

  政和三年二月初,御史台密探来报,两浙路多地,有乡民因应奉局采办花石纲无法生计。

  睦州青溪人方腊勾结摩尼教邪徒趁机煽动百姓,大肆串联,发展教徒数万,阴谋起兵叛乱。地方厢军兵微将寡,无力镇压,只能暂时按兵不动,一边加强杭州府城防,一面向朝廷求援,以应对民变发生。

  皇帝赵佶接到密报后,迅速召集文武大臣商议。

  蔡京等人主张迅速派大军剿灭,决不能让乱贼坐大。

  其他朝臣也都支持蔡京的主张,因为两浙路乃是朝廷税赋重要来源,一旦生乱后果不堪设想。

  高槛趁机献策,应剿抚并用,以抚为主。

  两浙路百姓乃是苦于花石纲才闹得民不聊生,朝廷应当立刻停止采办花石纲,撤销应奉局,严惩巧借花石纲之名欺压百姓的罪魁祸首朱勔。

  同时调拨钱粮,赈济灾民,以安民心。

  高槛进言的时候,特意强调了贪官朱勔巧借花石纲敛财的罪名,都是这个家伙祸害百姓,才引的他们要造反。

  事实上,这事归根到底还是他未来老丈人喜欢奇石引发的。

  高大衙内这招,成功的将脏水全部泼给了冤大头朱勔,把自己未来老丈人的罪过摘了个干干净净。

  所以老丈人很高兴,就封了高大衙内为两浙招讨使,命他率大军前往安抚。

  大宋的禁军大都集中在了汴京周围,兵力虽多,可是常年安享太平,不堪大用。

  高大衙内为了老丈人一家的安全着想,不愿调动太多兵马,请皇帝下令调来了沿边五路的姚家军两万,会同他麾下的捧日军,共两万五千精锐,南下平叛。

  老丈人见未来女婿这么上道,又赐他尚方宝剑,责令两浙路地方听其调遣,准他便宜行事。

  所以,此刻高大衙内身后的山林中,正秘密驻扎着两万五千精锐的招讨大军。

  他们来到杭州郊外已有十数日,未免打草惊蛇,暂时按兵不动。

  这段时间,高大衙内已经微服寻访了两浙多处,搜集了许多朱勔借花石纲之名巧取豪夺的罪名。

  苏州一名叫潘燕的商贾家中有一怪石,形状奇特,朱勔这家伙知道以后就率领健卒直冲其家,往园囿花石贴上黄封条为标志,就算是又搜罗到一件御前贡物。

  潘燕的老父亲稍有怨言,就被朱勔冠之以“大不恭罪“,借机敲诈勒索,逼迫潘燕交出一万贯才肯罢休。

  潘燕无奈只好变卖了家中三处店铺将一万钱奉上,朱勔才饶过了潘家。

  可怜潘家老父被这么一折腾,竟然气急攻心,撒手人寰了。

  朱勔不光在杭州作恶,还派出手下前往各州县搜刮,还有许多百姓因为被朱勔看中了房梁或者石碑,被逼得卖儿鬻女,倾家荡产。

  他以采办花石为名,从库府支取钱财,每次动辄几十万上百万钱,但进贡到汴京的却都是从百姓身上巧取豪夺而来,自己大肆贪墨府库钱财。

  高槛还查到,朱勔利用特权掠夺他人田产,在他名下拥有田庄十所,良田三十万亩,岁收租课十万多石。

  家中服膳器用逼王食,而华致过之。

  朱勔搜刮民脂民膏在苏营造的同乐园,园林之大,湖石之奇,堪称江南第一。

  朱家拥有卫队数千人,东南一带刺使、郡守多出于其门下,颐指目摄,皆奔走听命,老百姓称之为“东南小朝廷“,不堪其苦。

  高大衙内已在心中为这个作死的家伙默默地画了个十字!

  ……

  高槛见船队走远,转身对四虎一剑吩咐道:

  “传令各位将军,大帐议事!”

  “遵命!”

  ……

  很快,招讨大军的主要将领就聚集在了帅帐内,姚家军的少将军姚平仲赫然在列。

  “姚将军,本帅曾三令五申,大军原地驻防,不得出山谷半步,为何你的姚家军屡有军士擅闯营门?尔等西军视军纪为何物?”

  高大衙内满脸怒气地质问姚平仲。

  “禀大帅,我西军将士散漫惯了,实在受不了这南方的鬼天气,兄弟们只是想出去透透气!大帅息怒,末将已经训斥过他们了!”

  这姚平仲满脸傲气,一副很不鸟他高大帅的样子。

  “哼!训斥过了,你西军的军法就是训斥吗?在我捧日军中,战时违抗军令者,脑袋早挂在辕门之上了!”

  高大衙内拍着帅案吼道。

  “高槛!你他娘的少耍威风!”姚仲平也是毫不相让,扯着嗓子就对骂了起来。

  姚家军的其他将领也对高大衙内怒目而视,力挺着自家少将军。

  高大衙内被气乐了。

  “好!果然是西军呐,到哪儿都这副吊样子!”

  高大衙内站了起来,走到刘平仲身前。

  “早就听说你西军只尊重强者,那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强者!让你的人都出来,老子今天好好给你们这帮**上上课!”

  姚平仲也是条汉子,十八岁就敢孤身冲入西夏军阵斩杀数十人,当然不怵这个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大帅!

  尽管一路上姚家军的将士们跟着捧日军混吃混喝,勾肩搭背的,可并不表示他们就认可了捧日军。

  “怕你是孙子!”姚平仲大步跟了出去。

  来到一处空地上,双方相对而立。

  “姚家军的兄弟们,不是大帅我看不起你们,相反,老子很尊重你们,不然的话,那几个不守军纪,擅闯营门的家伙早就被老子砍了!”

  “少废话,想让我等俯首听命,打赢了再说!”姚平仲傲娇的说道。

  双方将士见将军要比武,纷纷围了上来,准备看热闹。其中以林冲和武松等人最是活跃。

  这俩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混在一起了,好得快要穿一条裤子了。

  “我坐庄啊,赌高大帅十息之内干翻姚家军的兄弟!

  “”快来下注啊!”

  武松这家伙咧着大嘴就招呼起来了,林冲也在一旁帮腔,很快就围上去了一群好赌之徒。

  “我赌大帅赢!”

  “我也赌大帅赢!”

  “我也是……”

  ……

  姚家军的将士自然是赌自己将军赢。。

  姚平仲他们早就听说过高大衙内拳打萧峰脚踢童刚的事,但他们姚家军上下一直认为吹的有点玄乎了。

  在他们看来,只有天上的神将才有可能那么厉害。。

  他对自己的手下非常自信,在场的将校个个都是能在西夏军中三进三出的主,怕他个卵!

  “好!看在你这么有种的份上,本帅让你们一只手,一起上吧!”

  “高大帅,请指教!”

  姚平仲使了个眼色,身后的一员小校冲了上去!

  高大衙内见来将凶猛,自带一股一往无前的杀伐之气,到底是战场厮杀过的汉子,自己的手下就没有这股子凶悍之气,心中佩服不已。

  但是……

  “啪!啊~”

  人还没碰到高大衙内衣角,就被一掌轰了出去。

  “意外,一定是意外!”

  姚平仲有点懵,这可是他手下第一猛将,曾经独斗西夏五员大将,并将其一一挑落马下。

  姚平仲一咬牙,又是两个将领冲了出去。

  这两个更厉害,自小一起习武,配合无间,二人联手就算是自己也不是对手。

  可是……

  “啪啪,啊啊~”

  又飞了回来。

  这下姚平仲害怕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遇见过像高槛这么厉害的,心中已经对高大衙内佩服万分了。

  但是牛皮已经吹出去了,总不能收回来吧?西军的骄傲不允许他退缩。

  “高大帅,果然名不虚传!末将狂妄,之前多有得罪。但从来只有战死的西军,没有吓死的西军。”

  姚平仲言罢,身后剩余的四人均是气势陡增,刚才被高大衙内击倒的三人也重新站了起来。

  高大衙内有种面对千军万马的错觉。

  “好!这才像西军,一起上吧!”

  高槛话音未落,姚平仲几人便大吼一声冲了出去,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周围的将士们只见到一道残影划过,然后就是不断的砰砰声传来,姚家军的八位将领便齐齐倒飞了回去,连姚平仲也没能幸免。

  高大衙内单腿站立,一个拉风的一字马,周围捧日军的赌徒们兴奋的欢呼了起来。

  西军的士兵们,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切!吓老子一跳,不过~还不是一样被衙内我撂倒!”

  高大衙内拍拍裤腿上的灰尘,把“倒”字拖得特别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