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三十章 平方腊(二)朱勔伏诛

第三十章 平方腊(二)朱勔伏诛


  姚平仲几人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到高槛身前单膝跪地。

  “多谢大帅手下留情,我等心服口服!”姚平仲满脸羞愧。

  “姚家军无视军法,擅闯营门,都是末将等治军无方,末将等愿意领罪!”

  姚平仲说完,转头对几个西军吼道:

  “行军法!五十军棍!”

  说着,自己带头褪去了甲胄,就要让士兵行刑。

  “且慢!”

  姚平仲惊讶的看着高槛,不明所以。

  “大战当前,不宜动刑,先记着吧,本帅准你们戴罪立功!”

  高大衙内扶起了姚平仲等人。

  “姚将军,本帅敬重你们都是我大宋的勇士,希望日后严肃军纪,否则终有一日会吃大亏!”

  “谢大帅教诲,我等铭记在心!”姚平仲恭敬的回答。

  “大帅不但武艺惊人,而且宅心仁厚,姚家军上下铭记于心,日后大帅所指,姚家军必奋死争先!”

  “哈哈……如此甚好,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走,回大帐!”

  “末将遵命!”

  “哎~叫我衙内,哈哈……”

  “是是是,衙内请……”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大帐,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高槛把接下来的行动布置了一番。

  他现在证据确凿,准备率大军进城,捉拿朱勔及其帮凶,以安抚躁动的民心。

  招讨大军迅速拔营,往杭州城而去。

  ……

  杭州城内,朱勔正和他的“小朝廷”的官员们庆祝舰队出海,这是朝廷的大事,整个两浙路得官员们几乎都到齐了。

  他这个奉应局制置使身份特殊,官员们都来巴结他,朱勔又收到了许多孝敬,心情高兴,就在奉应局内大宴宾客。

  正当朱勔和众人推杯换盏之际,忽然桌上的酒水泛起了涟漪,紧着隆隆之声越来越盛,整个地面都开始颤抖起来。

  众人大惊,以为地龙翻身了,正欲往外跑,就有手下连滚带爬得冲了进来。

  “大……大人,朝廷大军来了!”

  一听是朝廷大军,朱勔心中反而镇定了下来,他以为朝廷大军就是来镇压乱民的,浑然不知自己干的龌龊勾当早被御史台的密探报告给中央了。

  朱勔大祸临头扔毫不知觉,甩了慌张的手下一个大嘴巴子就领着一众官员前去迎接了。

  刚来到府衙前院,如狼似虎的军汉们就闯了进来,迅速将他们包围。

  然后高大衙内在众将领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武松不知道从哪儿搬了把太师椅放在了院子中央,高大衙内就大马金刀的坐了上去。

  对武二郎的表现非常满意,他还是不太习惯骑马,虽然威风但总归不如椅子舒服。

  大宋朝的一贯传统就是以文御武,同级的武将见了文官是要矮半截的。

  朱勔的一个狗腿子见来人是个年轻武将,根本没把他的主子放在眼里,就想在主子面前表现表现。

  “来者何人?二等武人擅闯应奉局,还敢对制置使大人不敬!可知罪?”

  话音刚落,“啪”得一声,这家伙就被怒气冲冲的武松给一巴掌糊地上去了。

  吓得其他几个家伙生生的只住了脚步,装起了缩头乌龟。

  “听好了,坐在你们面前的是:

  当朝太后的干孙子、长公主未来的驸马爷、皇上亲封殿前捧日军都指挥使、两浙招讨使、大宋朝当之无愧的第一勇士!”

  武松一脸崇拜的介绍着,眼睛里的小星星都快飞出来了。

  “低调低调!我只是个衙内而已,别吓着各位大人!”

  高大衙内“谦虚”的说到。

  “这……下官等……额……”

  一众官员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小爷了。

  “叫我衙内就行了!”高槛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到。

  “下官等参见衙内!”众官员赶紧作揖行礼。

  高大衙内对这个效果很满意,没有辱没了他这么多的头衔。

  高槛对身后的副都指挥使刘锡试了个眼色,刘锡立刻上前,打开了一个卷轴朗声念了起来:

  “经查,应奉局制置使朱勔,假借置办花石纲之名,欺君罔上、侵吞府库、大肆搜刮民脂民膏,致使诸多百姓家破人亡、民怨沸起。

  ……

  且罪犯朱勔豢养死士数千,勾结朋党、阴谋造反。证据确凿,罪当问斩!”

  刘锡念完,下令军士照单抓人。

  “衙内饶命啊……”

  “冤枉啊大人……”

  一群贪官们顿时哭喊了起来,可军士们才不管他冤不冤,有不老实的一刀背就拍过去了。

  朱勔万念俱灰,当场瘫软在了地上。

  很快所有在名单之内的官员全部伏法。

  高槛看着跪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贪官污吏们,恨不得立刻将他们剁成肉酱。

  “朱勔!以你的罪行,本该千刀万剐、满门抄斩,但衙内我仁慈,且放过你的孤儿寡母,希望你到了阴曹地府能好好悔悟吧!”

  ……

  抓了朱勔等人,高槛又派刘锡、姚平仲等将分头带兵去抓捕漏网之鱼。

  一时间,苏杭两地的贪官污吏家中鸡飞狗跳、哭喊连天。朱勔和几个大贪官家中的死士还要反抗,被招讨大军砍瓜切菜般很快就镇压了。

  三日后,高大衙内请出尚方宝剑,将朱勔及其党羽、帮凶等三百余人斩首于杭州闹市。

  行刑时,杭州城内万人空巷,愤怒的百姓哭喊着、叫骂着,许多人抱着亲人灵位披麻戴孝前来,要让死去的亲人亲眼看着官家和高青天为他们报仇。

  刽子手高高扬起的大刀落下,一颗颗可耻的人头睁大着双眼在地上打滚。

  群情激愤的百姓冲破官军的阻拦,将朱勔等人的尸体生啖之。

  台上的高槛、刘锡、姚平仲等人吓得冷汗直流,纷纷在心底发誓绝不再去欺压这些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百姓,谁也不想死后被人把尸体给吃了!

  当天晚饭,跟着高大衙内去刑场监斩的四虎一剑等亲卫谁都没吃下饭去,一看到碗里的肥肉就让他们想起了百姓生啖朱勔的情景,吐得苦胆都快出来了!

  刘锡和姚平仲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就连武松都是杀过人的,面不改色的在他们面前狼吞虎咽。

  同时,腾出嘴来还时不时的嘲笑几句,说他们京城的衙内、公子们没见过世面。

  高槛以皇帝的名义下令,将抄没来的财物分发给了受害的百姓,又下令诸州县开仓放粮,两地受害的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很快苏杭两地的乱子平息了下来。

  苏杭百姓纷纷叩谢皇帝的英明神武,而高大衙内“高青天”之名也誉满苏杭!

  ……

  方腊和摩尼教的邪徒接到消息,决定立刻起兵,不然让这个高大衙内再待几天可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