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三十四章 平方腊(六)武二郎单挑厉天闰

第三十四章 平方腊(六)武二郎单挑厉天闰


  方腊快要吐血了,这群该死的骑兵严重伤害了他脆弱的心灵。

  前几日,他刚刚团灭了前来找他麻烦的五千厢军,那时候他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

  借着这场胜仗,他的队伍很快就发展到了两万多人,还攻下了睦州、歙州,两地百姓群起响应,他方腊成了万人敬仰的大英雄。

  就在那时,摩尼教的教主陆危楼见他实力大涨,又增派教中高手加入了他的大军,还拥立他为“明王”。

  攻打歙州时,大军一兵未发,仅摩尼教四大法王,就杀得城内一千多厢军跪地乞降。

  两场胜仗让方腊大军声势大振,他的的野心开始迅速膨胀,认为朝廷的大军都不堪一击,他决定攻下杭州就建国开元当皇帝。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谁知道刚进入杭州地界,就收到了朱勔被杀的消息。

  好在他的狗头军师邓元觉又给他支招,把起兵的口号改成了“清君侧、诸六贼”。

  但是,与在睦州、歙州遇见的百姓箪食相迎的场面不同,这里的刁民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投奔他的大军。

  方腊亲自去一户百姓家,问他们为何不加入自己的大军共同反抗朝廷暴政?

  结果这家的老爷子反而劝他,说:

  “官家仁慈,一时被朱勔狗贼蒙蔽。现朱勔已引颈就戮,官家也停止了进贡花石纲,还开仓放粮赈济百姓。如此圣君,尔等为何还要造反,还是趁早请罪归附,免遭斧钺加身之祸!”

  气得方腊当场就把这倔强的老头全家给杀了,方腊又派人去询问了好些人家,结果都和这老头差不多。

  邓元觉再次建议方腊,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了,只能一往无前。百姓不从,抓就是了,抢了他们的粮食和财物,胁迫他们加入。

  可是,强拉百姓充军的行为又引起了摩尼教的不满,说是滥杀百姓与他们的教义相悖,所以下午攻城之时纷纷出工不出力,以示抗议。

  刚才眼看再加把劲就能攻上城头了,结果又被这伙该死的铁骑从背后偷袭了。

  他的三万大军不到一个时辰就死伤数千,大部分还都是最先投靠他的弟兄。

  那些该死的壮丁,一看到官军全都缩到后面去了,要不是自己竭力弹压,恐怕他们早就作鸟兽散了。

  最让他痛心不已的是,他的侄儿方杰前去阻拦的时候被对面领头的小将一枪挑上了半空,摔下来后被上万只马蹄踏成了肉糜。

  ……

  等到石宝重新整顿好了全军,方腊打马来到了阵前。

  “对面何人领军?”

  高大衙内见有人喊话,反问对方:

  “对面的贱人又是哪位啊?”

  “贱人我……”

  方腊话说到一半才发现上当,高槛身后的士兵全都大笑了起来。

  他娘的不按套路出牌啊,方腊当下大怒。

  “狗官!安敢辱我,今日定叫你死无全尸!”

  “大胆反贼,胆敢辱骂我家衙内,看某家武松取你向上人头!”

  高大衙内还没来得及制止,武松便打马冲了出去,没跑几步胯下战马就承受不住他庞大的身躯,猛得被压趴在了地上。

  高大衙内正要叫回武松,张了张嘴又停住了。

  算了,由这憨货去吧,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谁叫他是武松呢!

  战马倒地不起,武松只好提着手刀徒步往前冲去。

  看到这副场景,高大衙内更加迫切地希望爱因副坦能早点把阿拉伯战马给他弄回来。

  武松冲到一半时,对面阵中也冲出一员大将,使一柄大刀,策马向武松砍去。

  “当”得一声巨响,双方士兵耳朵一阵轰鸣,武松的手刀断成了两截,但来将也没好到哪里去,双方齐齐震退数步。

  这一交手,高下立判。

  来将仗着大刀锋利,又借了战马的冲势才堪堪和武松打了个平手。

  此时两人双臂都传来一阵酥麻,来将见武松力大,不敢小觑,自报家门道:

  “在下摩尼厉天闰,敢问英雄大名?”

  “某家两浙路招讨使大元帅麾下亲卫队长武松,啰里啰嗦的,莫非害怕了不成?某家看你武艺也不错,不如趁早投降我家衙内,免得白白送死!”

  武松跟高大衙内混了一段时间,嘴也学叼了。

  高大衙内听见摩尼三个字,马上来了精神。

  怪不得之前小小的一个睦州县城都能有人差点杀了姚平仲,原来是摩尼教的高手。

  摩尼教应该快要改明教了,这帮家伙看样子是认定方腊就是他们的“出世明王”了。

  想通了此事,高槛决定静观其变,他对武松很自信,就算没了兵器,手撕活人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话说,也是时候给自己和几个兄弟弄几把趁手的兵器了,朝廷下发的武器实在不适合他们这些高手使用。

  “哼,牙尖嘴利,看我撕烂你那张臭嘴!”

  说罢,厉天闰飞身下马再次向武松冲去,他出身江湖,也不习惯马战。

  厉天闰刀法走的是刚猛的路子,一把大刀舞得如风车一般,看得人眼花缭乱。

  武松没有兵刃,仅靠一双铁拳应对。

  每次厉天闰的刀锋要划向身体之时,都能被武松恰到好处得击到刀面之上,轻松化解。

  一时间嘣嘣之声响成一片,刀光拳影混作一团,双方连斗三十余合不分胜负。

  武松天生神力,越战越勇,而厉天闰却越打越骇然。

  他的双臂越来越沉重,渐渐变得麻木,出刀也越来越慢。

  斗到四十余回合时,厉天闰被武松寻到空挡,一拳击中胸口。

  “噗!”厉天闰一口鲜血喷出,被击退七八步远,倒在了地上。

  武松正要上前将其击杀,又见一支利箭破空而至,只得躲避退让,厉天闰趁机逃回了夲阵。

  武松暗道幸好此人箭法寻常,不似在睦州被衙内摘了脑袋的庞万春,否则衙内离他甚远,恐怕救援不及。

  高大衙内见方腊军中有人暗施冷箭,非常生气。

  双方相距五百多米,他还没有利害到能在五百米外就射中疾飞的箭头,只好先唤回武松。

  为安全起见,高槛阻止了林冲再次叫阵,自己下马来到了两军阵前。

  知道自家衙内本事的捧日军纷纷为方腊军的大将默哀,但愿他们死得不要太难看,否则今晚他们又别想吃下饭去了。

  “对面的贱人听着,本将就是两浙路招讨大元帅、当朝太后的干孙子,皇帝老子的未来女婿,殿帅府高太尉的儿子,高槛!

  本衙内没什么本事!只不过就是手撕了一个叫庞万春的家伙,想报仇的呢就快点来~,衙内我赶时间!”

  方腊及一干摩尼教高手见高槛如此嚣张,还杀了教中高手庞万春,纷纷向方腊请战,扬言要将这个大言不惭的小子大卸八块,为庞兄弟报仇雪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