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三十六章 平方腊(九)追击

第三十六章 平方腊(九)追击


  高大衙内目送四大法王离开,回到阵前,等了许久也不见方腊有任何行动。

  他是一点儿也不着急,拖得越久方腊的死期就越近。

  正当高大衙内骂骂咧咧得数落武松吃肉太多,战马都驼不动他的时候,方腊大军动了。

  “衙内快看,贼军好像有动静!”林冲指着乱哄哄的方腊军阵向高槛报告。

  高槛定睛望去,只见方腊大军中,一群衣衫杂乱的士兵被驱赶到了阵前。

  而方腊的大纛却在一万多头裹黄巾的士卒簇拥下向远处退去。

  “不好,方腊要逃!”高槛大叫一声。

  “决不能走了方腊,全军下马,随衙内我追击方腊!”

  一声令下,三千将士齐齐翻身下马。

  “杀!”

  三千将士如下山猛虎,跟随他们的衙内大人向方腊大军杀去,负重近40公斤重的骑甲在他们身上轻若无物,这就是长期武装越野训练的好处。

  方腊留下来断后的壮丁见官军杀来,本能得就要往后退,却被吕师襄的督战队赶了回去。

  吕师襄纵马来到阵前,准备做最后一搏,这伙官军的战力他已经领教过了。

  他不认为凭这些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的士兵能挡住他们,但愿能多拖一些时间吧。

  心存死志的吕师襄下马和士兵们站到了一起,希望能带给他们一点勇气。

  但是,还没等官军冲到跟前,身后的壮丁们就齐刷刷的扔掉了手中杂七杂八的武器。

  “青天大老爷饶命啊……”

  “我们是被逼的……”

  “救救我们吧……”

  “请高青天为我们做主啊……”

  吕师襄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完了!

  壮丁们身后,一千多人的督战队见势不妙,撒开丫子就跑,再也顾不上这群壮丁和他们的主将了……

  高大衙内留下少量士兵,吩咐他们让城内的刘锡安置好壮丁,自己继续带着大军去追击方腊。

  至于发呆的吕师襄,早被眼疾手快的武松一拳打晕过去,成为俘虏了!

  虽然只耽搁了片刻,但方腊的人马已经逃出两里之外了。

  方腊军都是轻装,虽然比不得捧日军训练有素,可逃命的时候却是一点也不满。

  正当高大衙内准备让士兵们卸下沉重的骑甲轻装追击之时,一阵隆隆的马蹄声自远处传来。

  姚家军到了!

  高大衙内如释重负,让手下军士们停止卸甲,跟在姚家军身后去清缴漏网之鱼。

  而他自己早就一溜烟得没影了。

  他要去活捉方腊,老丈人许诺的冠军侯还等着他呢,只要活捉了贼首方腊,他就离冠军侯又近了一步。

  刚才和明教四大法王一场酣战,高大衙内感觉体内的金刚霸体诀又有突破,全身筋骨无比舒畅,感官更加敏锐,身体更加轻灵。

  他甚至能听见万马奔腾的姚家军中,姚平仲同学被颠得放了个响屁。

  ……

  姚平仲正呼喝着让士兵们加快速度,忽然发现高大衙内从身边飞速超车,两条腿如同120码的车轮。

  当然,如果小姚同学知道120吗的概念的话,他肯定会这么想。

  “将军!看神仙!”姚平仲身旁的一个亲兵,兴奋得指着高大衙内的背影对姚平仲喊道。

  “对,神仙啊!”小姚同学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说完,对着自己的战马屁股就是一鞭子。

  马儿吃痛,嘶鸣一声,拼命向前冲去。

  那不满的叫声,仿佛在抗议:

  “马大爷我也很无奈啊,那是神仙,跑不过多正常的事儿!主人你何苦为难一匹马儿呢?”

  ……

  逃跑的方腊大军很快就被姚家军追上,有士兵见逃跑无望,反身就向姚家军杀去,可往往刚转过身去就迎来了一片刀光或者一杆长枪。

  更多的方腊军士兵在逃跑的过程中就送了性命。

  有的跑着跑着突然脑袋飞了,有的被挑在了枪尖上,有的被弩箭射中后背钉在了地上,还有的被飞奔而来的战马撞飞出去,然后消失在了滚滚的铁蹄之下。

  一路上到处都是抱头鼠窜的方腊士兵,官军的喊杀声、方腊军的惨叫声、奔腾的马蹄声……各种声音汇在一起,奏响了一曲悲惨的战场交响乐。

  方腊正骑着一匹快马,在石宝和邓元觉等人的保护下拼命逃窜。

  他的大纛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披头散发,无比狼狈。

  忽听身后有人大喊:“方腊休走,投降不杀!”

  方腊回头一看,惊得魂飞魄散,远处一道身影飞驰而来,是真的在飞!

  所到之处,自己的士兵就像被狂风肆虐的树叶,撞得漫天飞舞。

  “傻子这时候才投降呢”方腊在心里骂到

  “快拦住他!”他歇斯底里的大喊。

  石宝一声令下,身边的亲卫们纷纷张弓搭箭,向高大衙内射去。

  高槛见一波箭雨飞来,顺手抓起两个躲避不及的方腊士兵挡在身前,速度丝毫不减。

  亲卫们见弓箭无效,一咬牙,嘶吼着提刀向高大衙内杀去,准备用自己的生命为方腊争取一点逃跑的时间。

  然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能是螳臂当车。

  十余名亲卫惨叫着飞上了半空,还是没能阻挡高大衙内哪怕一个呼吸的时间。

  “狗官休要欺人太甚!”

  叫骂声中,邓元觉从战马之上飞身扑来,手中丈八禅杖高高举起。

  “力劈华山!”

  高槛没有硬接,闪身避让。

  “砰!”禅杖重重砸在了地上。

  这禅杖和花和尚鲁智深的禅杖非常相似,镔铁打造,一头形似斧钺,一头状如戟刃,异常锋利。

  邓元觉一招落空,端起禅杖横扫而来,势大力沉,呼呼作响。

  高槛不退反进,左手探出,握住了禅杖袭来的一端铁柄,右手成拳,一招直拳重重击在了邓元觉心口。

  “咔嚓!”骨裂之声传来,巨大的力劲将邓元觉的心口打得凹陷了下去,然后又从背后透出,将衣服冲开一个碗口大的破洞。

  死不瞑目的邓元觉圆睁着双眼,脸上还保持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在说,为什么会这样?

  只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方腊手下第二高手,高光如来邓元觉就命丧衙内拳下。

  高槛从死鬼邓元觉手中夺下禅杖,当做标枪,用力向方腊射去。

  呼啸声中,禅杖眨眼便至方腊背后。

  “咣!”一道金铁之声,响彻天际。

  石宝双臂颤抖,虎口崩裂,胸口一阵血气翻涌。

  危急关头,他奋力击飞了差点就要把方腊穿透的禅杖,可是自己却被狂野的力道震得几乎栽下马去。

  “大王快走,不要管我!”

  石宝回头用他的劈风宝刀在方腊的马臀上一扎,可怜的马儿更加拼命得向前奔去。

  石宝调转马头,强压下即将喷出的鲜血,向高槛杀去,眼中露出残忍的戾气。

  “呀!”他大叫着,向高槛冲去,劈风刀舞得飞转。

  高大衙内最好成人之美,反正不担心方腊跑掉,因为他的坐骑已经口吐白沫了,不出里许,定会累死。

  高槛发力,向石宝电射而去。

  不料,双方相距十数步时,石宝背后突然飞出一把流星锤。

  突如其来的阴招让高大衙内猝不及防,“嗵”得一声,流星锤砸在了胸口正中。

  高槛一声闷哼,疼得差点晕过去,还没等他缓口气,石宝的刀锋已经兜头斩下。

  吓得高大衙内赶紧一个驴打滚,狼狈得躲过了要命的一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