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三十七章 平方腊(十)方腊伏诛

第三十七章 平方腊(十)方腊伏诛


  高大衙内怒了,真的发怒了。

  自从救向太后被马儿踩了脑袋,他已经快一年没受过伤了。

  石宝的一锤彻底点燃了他的怒火。

  “敢让老子受伤,你死定了!”高槛的喉咙里发出了像野兽的嘶吼,吐出了一口血痰。

  石宝一刀落空,和高槛相错而过,冲出数十步后再次调转马头,向高槛冲杀而去。

  高槛披头散发,低着头慢慢站起身来、双眼通红,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近了,更近了。

  石宝纵马跃起,劈风刀携风雷之势劈砍而下,口中大喝:“拿命来!”

  高槛对当头而来的劈风刀熟视无睹,石宝的嘴角已经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去死吧!”石宝大喊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砍了下去。

  “啪——”

  一只大手捏住了已经砍在了发梢之上的刀刃,任凭石宝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令宝刀寸进丝毫。

  暴怒的高槛猛然抬头,握刀的左手往回一拉,石宝连刀带人被从马背上扯下,还不等落地又被高槛的右拳击中腹部。

  石宝感觉像被愤怒的公牛顶在了身上,口中鲜血狂喷,身体凌空飞起,手中的劈风刀也被高槛夺去。

  高槛夺下宝刀,舞了个刀花,大刀从下往上撩起。

  石宝人在空中,无处借力,避无可避,眼睁睁看着雪白的刀光在从身体中央掠过。

  远处的方腊军士兵只见到刀光一闪,他们的大将军元帅就被一分为二,红红绿绿的内脏撒的到处都是。

  “魔鬼,魔鬼……”

  “快跑啊……”

  吓破了胆的方腊士兵更加拼命的逃窜,无形中增加了姚家军捉俘虏的难度。

  为这事,姚平仲后来抱怨了高大衙内好几次。

  高大衙内把石宝劈成了两半,低头检查了一下伤势。

  铠甲的破洞处,皮肤微微发红,连皮都没破。

  高大衙内再次赞叹金刚霸体决的厉害,对大猩猩佩服得五体投地。

  心想,等大猩猩下次出现,一定好好拍拍马屁,说不定会赏自己几件神兵呢!

  拎着石宝的破风刀,高槛吹着口哨去寻方腊。

  果然不出所料,不到两里远处,方腊正被压在马肚子下面苦苦的挣扎。

  已经累死的战马,死不瞑目得看着方腊,似乎在说马爷就算死了也要拉这个无情的主人陪葬!

  方腊的亲兵早已死绝,此刻他人心离散,被死马压着动弹不得。曾经威名赫赫的“明王”,成了可怜的落水狗。

  高槛拖着劈风刀,缓缓来到方腊跟前,宝刀摩擦着地面,哗哗作响。

  方腊惊恐得望着高槛越走越近,嘴里疯狂得咒骂着身上的战马。

  他不想死,他的大业才刚刚开始,怎么能救这么死了呢?

  高槛一把将方腊从马肚子底下拽出来,像拖死狗一般。

  “元帅饶命!元帅饶命!”方腊磕头如捣蒜,拼命求饶,一股腥臭的尿液从胯下流出。

  高大衙内鄙夷得看着方腊。

  “跑啊,怎么不跑了?”

  “不跑了,不跑了,小人再也跑了,求高元帅饶命啊!”方腊抖若筛糠,渴求着最后一丝活命的希望。

  “衙内我叫你贱人,你竟敢不答应,现在告诉本衙内,你是不是贱人?”

  高槛一脚把方腊踢翻,踩着他的胸口问到。

  “是是是,小的就是贱人,求大人绕过我这条贱命吧!”方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大胆方腊!你好歹也是穷苦出身,杀几个贪官污吏衙内我并不怪你!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滥杀无辜百姓!

  衙内我好不容易把这些可怜人从朱勔的手中救下,没想到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还不放过他们!

  为了你的一己之私,你看看你害死了少人命!”

  高槛指着战场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对方腊骂到。

  “小人知罪!小人知罪!”方腊唯唯诺诺的继续求饶。

  “你的样子让衙内我恶心!若你能有点骨气,说不定衙内我还会给你个痛快!像你这种卑鄙无耻之人,最好的归宿就是和朱勔一样!”

  方腊一听朱勔,下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抱着高槛的大腿不住的哭喊求饶。

  他可是听说了,那朱勔被斩首后,愤怒的百姓将其尸体撕咬的血肉模糊。

  高大衙内一掌将啼哭的方腊击晕,抓起衣领把他带回了杭州城。

  ……

  姚家军直到天亮才陆续回营,方腊叛军除了少数逃跑健将,其余人等全部被抓了回来。

  高大衙内抓回了方腊,就回去美美得大睡了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抓来的俘虏,经过审讯甄别,除罪大恶极者,其余全部发配到船厂扛木头去了。

  比起历史上他们起义失败后的命运,已经是高大衙内大发慈悲了。

  第二天午时,还是在朱勔被杀的那个菜市口,方腊及附逆的大小头目一百多人被五花大绑的按跪在地上。

  被方腊祸害了的杭州百姓,用无数的臭鸡蛋、烂菜叶好好招待了他们。

  有人提了好几桶金汁要给方腊等人洗洗澡,被维持秩序的官差给拦住了,说别弄得满地腥臭,菜贩们以后还要在这里做买卖。

  高槛作为监斩官,端坐于看台之上。

  待到午时三刻,宣读了方腊罪状,高槛从签令桶中抽出一张火签令,然后高高扔起。

  “斩!”

  随着火签令落地,一排身穿大红职业装的刽子手,同时挥下了手中的鬼头大刀。

  “噗噗噗噗……”

  一排人头齐齐落地。

  ……

  历史上作乱大宋东南六州五十二县的方腊起义,在短短一月时间内,就被高大衙内火速平定了。

  高槛一点愧疚都没有,相反,他很自豪。

  他保住了大宋两浙之地上百万的人口,保住了大宋十数万精锐战士,为大宋挽回了数以亿计的财富损失,也间接的挽救了梁山大半好汉的性命。

  将来,这些力量都将成为大宋抵抗女真入侵的坚强盾牌。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高大衙内一面上表朝廷报捷,为此战中有功将士表功。

  一面再令大军兵分多路,清缴、招抚藏匿于深山之中方腊余孽。

  而高大衙内自己,则带着四虎一剑,流连于苏杭的美景佳人之中,尝遍了当地美食。

  顺便体察体察民情、教训教训地痞流氓、殴打殴打个别胆大妄为的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

  待到各路大军完成使命,高大衙内才带着功成名就的将士们班师回朝。

  两浙大地,只留下了一个高青天的传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