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四十五章 夏荷、秋香

第四十五章 夏荷、秋香


  “上火?要不让太医给你好好瞧瞧?”

  赵金奴一脸关切,正要上前进一步查看。

  高大衙内连忙摇手拒绝,“不用不用,公主,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今儿个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了,下次再来看你!”

  说完,捏着鼻子头也不回地就溜了。

  “喂……”

  赵金奴喊了一声,也不见高槛回头,只好悻悻的回去了。

  出了宫门,找了个地方把鼻血擦洗干净,才算松了口气,今天这丑可丢大了。

  骑上照夜玉狮子,招呼四虎一剑拉上马车就回家去了。

  高大衙内觉得照夜玉狮子这名字威风是威风,就是叫起来太麻烦,于是拍拍马儿的脖子问道:

  “马兄啊,既然你跟了衙内我,就得入乡随俗,干脆我就叫你小白龙吧?你看啊,你全身雪白,又曾经是官家的坐骑,官家那可是真龙天子,叫你小白龙既形象又威风,多好啊!”

  这马儿似乎也对高大衙内新取得名字很满意,长长的打了个响鼻,兴奋地甩着马尾。

  “看来你同意了,那以后你就是小白龙了!放心,好好跟衙内我混,将来给你找一大群阿拉伯母马来伺候你!”

  小白龙好像对“母马”两个字特别敏感,甩着长长的耳朵高亢地嘶鸣一声,比刚才还要兴奋。

  后面拉着马车的四虎一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人一马,心里对衙内的崇敬更上了一层楼。

  这美人计,还能用在畜生身上?今天算是又开了眼界了。

  回家吃过了饭也不见老爹高俅回来,高槛对晁氏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四虎一剑和众亲卫往军营赶去。

  高大衙内骑着小白龙,两只大锤就挂在小白龙的身上,到底是极品中的极品,小白龙驮着八百斤的擂鼓瓮金锤和两百多斤重的高大衙内,依旧轻松自如。

  天龙破城戟因为名字太长,也被高大衙内改名叫霸王戟了,此刻正背在马忆安的背上,用上好的丝绸裹着。

  其余几件神兵也都由四虎背着,除了他们几个,那些普通亲兵实在是无能为力。

  过了护龙河,高大衙内忽然想起之前交代殷家兄弟安置的那两个差点被高俅给灭口的丫鬟,不知道怎么样了。

  “殷喜、殷燕,那晚让你们送出城的两个丫鬟怎么样了?”

  殷家兄弟被衙内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不知所措,扭扭捏捏的不敢回答,殷燕那小子一张大肥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点发红。

  见殷家兄弟不说话,高大衙内调转马头,盯着俩胖子。

  只见哥俩低着头不敢看他,心中起疑,想着这俩货是不是真把人家怎么样了。

  “老实交代,到底怎么了?”高槛加重了语气。

  “你们两个憨货,莫不是真把人家给埋了吧?”

  “不不不……”殷喜赶忙摇头。

  “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高槛继续逼问,同时运起读心术。

  一番查看之后,终于了然。

  原来这两个家伙早就看上人家姑娘了,还在虹桥附近租了一家酒店,雇了几个伙计,让两个丫鬟当上了掌柜,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哥俩一有空就回去“关照”生意。

  高大衙内看哥俩一脸窘迫,决定好好戏耍戏耍。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要是你们两个家伙真做了什么猪狗不如的事,衙内我不解阉了你们!”

  高大衙内装的声色俱厉,殷家兄弟吓得赶紧翻身下马,跪在地上求饶。

  “衙内息怒,我们兄弟并没有干出格的事啊,只不过……”殷喜说着,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都憋成猪肝色了。

  老二殷燕见哥哥一副怂相,生怕衙内生气,忙不迭地接口道:

  “只不过给夏荷和秋香在虹桥租了家酒店经营,我们兄弟对她俩可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高大衙内饶有趣味地继续逗弄着哥俩。

  “喔?什么都没干就给人家租了家酒店,还夏荷、秋香,叫得那么亲密,你们信不信啊?”

  范家兄弟看着衙内一脸戏谑的表情,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来。

  殷喜殷燕抬头看看一脸坏笑衙内,再看看范天和范云,顿时明白过来了,被衙内给耍了。

  于是也不再害怕,不过仍旧有点羞涩。

  说来也奇怪,他们两兄弟以前跟着衙内调戏寡妇的时候也没觉得害臊,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提到夏荷和秋香就像个青涩的少年似的。

  殷喜看上了夏荷,殷燕和秋香对上了眼,高大衙内为这哥俩感到欣慰。

  殷家兄弟和范家兄弟一直跟着他鞍前马后的,也顾不上成家,现在殷家兄弟终于有了意中人,无论如何都要成全他们。

  “还愣着做什么?起来带路吧,我们一起去照顾照顾夏荷、秋香的生意,哈哈哈……”

  殷家兄弟赶紧上马,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往酒店走去。

  ……

  天色渐渐暗去,阵阵凉风从汴河掠过,驱散了白天的酷热。

  虹桥附近的夜市慢慢热闹起来。

  贩夫走卒络绎不绝,劳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了休闲生活。

  夏荷和秋香正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在汴河里讨生活的人收工以后常来她们这里喝酒消遣。

  高府里的丫鬟那姿色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能比的,所以姐妹二人早成了这一带有名的酒店西施。

  前来一睹芳颜的粗汉们为了能占个好位子,常常挣得头破血流,以前因为高太尉府上的殷喜殷燕两位大爷常来光顾,倒也没人敢捣乱。

  可最近一连三个月都没见二人出现,有些个不知死活的渐渐忍不住了,常常在两位美女递酒收钱之时,趁机揩油、吃豆腐。

  这不,虹桥码头一带实力最强的黑鲨帮少帮主张小刚,正色眯眯的盯着两位美女老板娘。

  “小娘子,来壶酒!”张小刚嚣张得喊道。

  夏荷扭头一看,发现是最近常来骚扰的张小刚,就给小二使了眼色。

  店小二忙端了一壶酒,陪着笑脸过去。

  “张爷,您的酒……”

  小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小刚一巴掌给拍地上去了,脸上一道殷红的巴掌印子甚是可怕,嘴角的血都留下来了。

  其他几个伙计见黑鲨帮的少帮主又来闹市,都怯怯的不敢上前。

  都是在这一带讨生活的,黑鲨帮的恶名谁人不知,小老百姓敢和他们作对的,往往第二天就成了汴河里的浮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