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四十九章 专治各种不服

第四十九章 专治各种不服


  八百里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一个月后,捧日军左右两厢,二十小军,五万人,全部满员,高大衙内在校场检阅三军。

  看着眼前甲士如强、刀枪如林,旗帜飘扬,遮天蔽日。

  高大衙内心里豪情万丈,又厚颜无耻地剽窃了辛弃疾的破阵子。

  如果单从汴京招兵,以捧日军如此严格的要求,是无论如何也招不满的。

  超过一半的兵员从外地慕名而来的,以陕西,河北,山东人居多。

  其中居然有许多原本应该在梁山落草为寇的好汉,之前踢了高大衙内蛋蛋的花和尚鲁智深就赫然在列。

  这家伙因为醉酒大闹五台山,被方丈大师赶了出来,无处可去只好接受了林冲的邀请,加入了高大衙内的吃肉大军。

  不用再被官府通缉,又能天天吃肉,工资福利又好,傻子才去梁山落草呢。

  除了鲁达,还有九纹龙史进、青面兽杨志、阮氏三雄,林冲的徒弟操刀鬼曹正,赤发鬼刘唐,拚命三郎石秀,浪里白条张顺等人。

  高大衙内将原先的老兵全部提拔成了都头,以老带新,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大练兵运动。

  一时间,捧日军大营内吼声震天,连京城内都能听到。

  当初被高大衙内操练的要死要活的老兵们,总算是过上了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日子。

  高大衙内曾经用过的手段,被他们毫不保留的送给了新兵。

  就连高大衙内骂人的词和口气都是原汁原味的。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原本的梁山好汉们就对都头们的管教颇有微词,偏偏这些家伙们个个武艺高强,有好几个都头就被揍得鼻青脸肿的。

  无奈之下,高大衙内只好亲自上场,在擂台上好好教了教他们怎么做人和当兵。

  能倒拔垂杨柳的花和尚鲁智深,被高大衙内倒提着挠嘎吱窝。

  史大郎、石秀、刘唐、阮氏三雄、张顺七人合力,连高大衙内的衣服都没碰着就被扔下了擂台。

  台下的曹正看的心惊肉跳,后怕不已,幸亏有他师傅林冲指点,才免遭了这皮肉之苦。

  阮氏三兄弟和张顺偏不信邪,还要和衙内比比水上功夫,高大衙内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老兵们都见识过高大衙内的路上功夫,水里也只是知道衙内武装泅渡很厉害,就跟了去到河边上看热闹。

  规则很简单,谁把对方从河里捉出来,就算谁赢。

  刘锡再一次荣幸的充当裁判,一声开始之后,五人扑通扑通的扎进了河里。

  高大衙内也是第一次尝试在水下作战,他也不知道金刚霸体决改造过的身体在水下是不是一如既往的牛掰。

  不得不说古代的环境就是好,高大衙内在水下睁开眼睛一点也没觉得难受。

  河底的水草长的很茂盛,各种各样的鱼儿在其中穿行嬉戏,可就是不见阮氏三兄弟和张顺的影子。

  这几个家伙估计是想等高大衙内氧气耗尽憋不住了再动手。

  高大衙内在水里待了足有五分钟,虽然找不到这几个家伙,但是也没觉得有任何缺氧的感觉。

  阮氏兄弟和张顺在远处换个口气,又潜入水中隐藏了起来。

  又过了,大概两三分钟的时间,四人约么着高大衙内应该憋不住了,游过去准备俘虏他。

  果然,找到衙内的时候,发现它正四肢乱蹬,双目紧闭,嘴里不断的冒着泡,似乎是即将要溺水了。

  四人大喜过望,正要将高大衙内托出水面。不料,刚刚游到跟前高大衙内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闪过一抹邪笑。

  四人暗道上当,转念一想,在水里怕他做甚?便四下里围了过来。

  张顺一马当先,灵活的像个泥鳅,从身后要去勒住高大衙内的脖子。

  不想一伸手就捞了个空,高大衙内低头躲了过去。反手将张顺夹在腋下,微一用力就把张顺给夹晕过去了。

  阮氏三兄弟见张顺被制住,就要前来相救。

  阮小二向着高大衙内双腿抱去,阮小五游到背后一个手刀往高大衙内后颈袭去,阮小七趁机去抓夹着张顺的胳膊。

  三人配合默契,同时出击,要把高大衙内一举擒拿。

  高大衙内一个灵活的转身,躲开了阮小七,右腿膝盖提起撞在了阮小七的腹部。

  小七吃痛之下,猛地张开了嘴,河水趁机就钻了进去,呛水的他赶紧向水面游去。

  击退了阮小七,高大衙内不退速度不减,猛的转变方向踢在了阮小二的双手之上。

  陈小二的胳膊顿时像遭了铁棒一击,直接麻木了。

  阮小五好不容易抓住了高大衙内空着的一只手,不料高大衙内手腕一翻就挣脱了开来,,反倒掐住了阮小五的脖子。

  高大衙内双臂用力使劲往上一甩,张顺和阮小五就被甩出了水面,高高飞起,重重的摔在了岸边。

  双臂麻木的阮小二,刚要逃走就被高大衙内抓住了脚踝,身体打着旋而儿也被丢出了水面。

  阮小七刚刚挣扎着钻出水面,眼看就要游到岸边了。

  突然听到水面一声爆响,回头一看,确实高大衙内跃出水面,游水速度之快有如离弦之箭,眨眼间便到了身后。

  小七只觉得脚腕被一双大手捏住,然后整个人又被拉下了水里,结果被高大衙内按在汴河里喝了个饱。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岸边观战的老兵们,等了许久也不见动静,还以为衙内这次终于碰见对手了,幸灾乐祸的等着衙内出丑。

  哪想,阮小二,阮小五和张顺接连被丢了出来,最惨就是阮小七了,被丢上来的时候嘴里还有一条鱼儿在挣扎。

  高大衙内让人把这几个家伙扶起来,然后在每个人腹部上给了一拳,把胃部的河水给逼了出来,四人才慢悠悠的醒过来。

  从此以后,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总算是老老实实的了。

  也许是曹正这家伙命里有此一劫,事后被七人找了个角落,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本来说好了,八人一起上的,谁叫他临阵脱逃,一个人在台下看戏?

  人都是奇怪的动物,自己吃的亏往往也喜欢让别人吃一次,不然就心里不痛快。

  后来,但凡有新兵想要挑战高大衙内,老兵们从来都不会提醒,就在台下等着看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