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五十五章 东溪村里群英会

第五十五章 东溪村里群英会


  干了一碗酒,高大衙内算是搞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这不正是晁盖抢了梁中书的十万贯生辰纲之后的故事吗?

  郓城知县时文彬派朱仝、雷横去巡逻,正巧绑了在灵官殿睡觉的赤发鬼刘唐。

  晁盖怕刘唐被抓泄露了他们抢劫生辰纲的事,就假装是刘唐的舅舅,让二人放了刘唐,

  正大摆筵席招待朱仝和雷横呢。

  “高大官人,咱们郓城县尉管下有两位上都头,一位是步兵都头,一位是马兵都头。这步兵都头管着二十匹坐马弓手;这马兵都头管着管着二十个使枪的头目。”

  晁盖说完,又继续问道:“高大官人可知这二位都头是何人?”

  高大衙内听完,心里一阵鄙夷。

  “小爷我可是看过水浒的,人家都自报家门了,你这晁大胡子还问个屁啊!”

  这个紫色面皮的就是步兵都头,插翅虎雷横。

  施耐庵说他是郓城县的一个铁匠,后来开了家赌场放高利贷。

  虽然武艺不错又能仗义疏财,但一个心胸狭隘的黑社会分子他能好到哪儿去?

  人家刘唐只不过在破庙里睡觉,就被这家伙给栽赃成了土匪,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人给锁了。

  这个马兵都头朱仝倒是还不错,身长八尺四五,和高大衙内差不多高了。

  长相颇似那武圣关二爷,本地人都称他为美髯公。

  这家伙也是家境殷实,好仗义疏财,结识江湖好汉,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这二人加上宋江,有个共同点,都是家境殷实,好仗义疏财,结交江湖好汉。

  说白了,这些所谓的好汉们其实就是一些鸡鸣狗盗、罔顾法纪,一言不合就抽刀杀人的黑社会分子。

  什么替天行道,那只不过是个口号罢了,嘴上喊几下差不多得了,千万别当真。

  梁山的这些家伙,真正被官府给逼得不得不造反的能有几个,真正穷得活不下去的又有几个?

  他们大多数都颇有家财啊,要不然怎么仗义疏财?

  再看看他们干得那些事,比如说劫生辰纲,晁盖等人公然抢劫了梁中书送给蔡京的十万贯啊,谁见他们把钱分给老百姓了?说好的替天行道呢?

  高大衙内认为梁山,就是一群封建小地主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通过诱骗、逼迫、拉人头等方式吸收了一部分破产手工业者、小官僚、落魄的中下级军官、小知识分子为骨干,以大批的土匪、流氓、罪犯等为主力军,从既得利益的大地主们手中抢夺利益为最终目的武装集团。

  高大衙内心里虽然对这些家伙看不上眼,但是面子工夫还是要做的。

  “喔,朝天王说的可是朱仝、雷横两位都头?哎呀,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两位都头,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

  高槛装作非常吃惊地样子,对着朱仝、雷横拱拱手。

  朱仝和雷横对高大衙内的反应非常满意,都笑眯眯的点点头,一副算你小子识趣的模样。

  晁盖继续介绍:“某家的好友吴学究,本县的秀才,足智多谋,人称智多星!”

  脸色白净,留着一缕长须的吴用非常谦虚的对高大衙内作了个揖,显示了他作为读书人的修养。

  其实他那傲然的表情早已告诉了大家伙,对“秀才”的身份和“智多星”的雅号,他吴学究是非常受用滴。

  晁盖介绍完了吴学究,一巴掌拍在了赤发鬼刘唐的脑门上。

  “我外甥,刘唐,长得粗糙了些,再加上一头的红发,大家都叫他赤发鬼!”

  晁盖装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痛心疾首的继续说道:

  “这小子他娘死的早,从小没好好管教,尽给我惹事。刚才喝醉了酒,就在村外的破庙里睡觉去了,结果被二位都头给当做贼人绑了!”

  晁盖越说越激动,连哭腔都出来了,懊恼的拍着大腿。

  朱仝和雷横忙起身安慰晁盖。

  “晁保正,既是误会,就不用多说了,您的面子我兄弟二人还是要给的!”

  “是啊,晁保正,误会而已,不必自责,也不是什么大事!”

  高大衙内如何能不知道,晁盖这是演给朱仝和雷横看的,他晁天王生怕这两个官府的鹰犬起了疑心。

  “还是二位都头大人有大量,还不过来多谢二位大人!”

  晁盖说着又在刘唐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

  刘唐一脸委屈的给二人赔礼道歉,先是自罚三碗酒,然后又给朱仝和雷横各敬了一碗才作罢。

  至于那其余的大头兵是没有资格被晁天王介绍的,他们只是占了雷横和朱仝二位都头的光才能在这大堂里喝酒。

  傍晚在红叶树下收了高大衙内15两碎银的士兵头子,正在人群里朝高槛挤眉弄眼,高大衙内向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高大官人,某家看官人身后二位壮士,雄伟不凡,可否介绍一二?”

  不愧是老江湖,晁盖早就看出来武松和林冲不是一般人。

  “晁天王客气了,这是我的两个护卫而已!”

  高大衙内说的轻飘飘的,好像这两个家伙真的只是两个普通护卫似的。

  “阿三阿四,还不见过晁天王和诸位英雄!”

  “见过晁天王、见过诸位英雄!”武松和林冲朝众人抱拳,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装得很像那么回事。

  三人的看似平平无奇的举动,却让晁盖和吴用心里震惊无比。

  这两个所谓的阿三阿四,一看就是高手,举手投足见就有那么一股令人生畏的气势。

  至少在晁盖眼里是这么认为的,除晁盖以外就是吴用眼光毒辣,他也和晁盖的想法一致。

  至于这位高大官人,只能用高深莫测来形容了,他们二人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可愣是看不出来这位大官人的深浅。

  如果晁盖和吴用知道了眼前这位爷就是名满天下的高大衙内,不知道会不会戳瞎自己的眼睛。

  这简直就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一番介绍以后,众人各怀鬼胎开始互相敬酒。

  高大衙内三人算是让郓城的这些“乡下人”见识到了什么叫海量。

  因为嫌弃晁盖庄子里的酒不好喝,高大衙内让武松和林冲去马车上抱来了四大坛子汴京产的烈酒,差不多有一百斤重了。

  算上那些大头兵,晁盖等人二十多人才喝了一坛子,武松和林冲俩人就喝了一坛子。

  就在晁盖连连称奇的夸赞阿三阿四海量的时候,高大衙内咕咚咕咚的干完了两大坛。

  晁盖等人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位高大官人了,姑且叫他酒仙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