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五十六章 拜会黑三郎

第五十六章 拜会黑三郎


  朱仝、雷横和一干大头兵们,喝了一阵子就起身告辞了,说是还要回去向知县大人交差,不宜多饮。

  待朱仝和雷横离开,高大衙内等人又边喝边聊了一阵子。

  高大衙内对晁盖等人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讲义气、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是这些梁山好汉们共同的优点。

  共同的缺点就是桀骜不驯,视朝廷法度为无物,放在任何时代,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当权者所不能容忍的。

  说实话这些人就是对朝廷里那些奸臣不满,他们认为大宋的天下之所以不太平都是坏在了蔡京童贯这些奸贼手里。

  凭什么他们就高官厚禄,妻妾成群,还骑在自己等人头上作威作福的?

  如果能把这些奸贼给除了,相信以官家的英明神武肯定能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所以晁盖这家伙一门心思的想造反,就是想取奸贼而代之。

  高大衙内认为人有野心这不是原罪,野心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

  他们不就是图个封妻荫子,光耀门楣吗?只要能满足他们的野心,不愁这些人不能为我所用啊!

  虽然这些家伙见识短浅了些,但也是因为他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的局限性造成的。

  他们想通过造反来实现这个理想,有点不太现实,也不符合高大衙内的设想。

  最关键的是,晁盖这个人的野心有点太大了,将来不好掌控。

  晁盖和宋江不同,宋江是一门心思的想要“为君分忧”啊,说的直白点就是个官迷。

  只要许以一定的官职,让他尽情的发挥自己的才能,相信肯定会成为高大衙内最忠实的小伙伴。

  想到这里,高大衙内顿时就没了和晁盖继续谈论理想的兴致,他迫不及待的想去郓城县城去会会这位孝义黑三郎、及时雨宋公明。

  “晁天王,夜色已深,高某就不多叨扰了,兄弟明日还要赶路,先去歇息了。”

  “无妨无妨,高大官人尽管去歇息,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再叙!”

  晁盖亲自送“高大官人”回房休息后,又返回去和吴用、刘唐等人商议隐藏生辰纲的事去了。

  翌日清晨,高槛辞别了晁盖,径直往郓城赶去。

  行了不到三里地,远远的就瞧见了郓城那不算高大的城墙。

  同周长数十公里的汴京比起来,郓城就是个半大孩子。

  在赏了守城士兵二十个铜钱以后,“高大官人的商队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城内,连盘查都免了。

  有时候世界就是那么小,守城的士兵头子,正是昨日拿了高大衙内五两银子的家伙。

  第三次见到了财神爷,这个士兵头子赶忙屁颠颠的跑过来献殷勤。

  哪家的酒楼的大厨手艺最好,哪家客栈档次最高,那条街最热闹,甚至哪个勾栏瓦舍的姑娘最惹火都对高大衙内介绍了一番。

  很明显,这家伙是这郓城的一个地头蛇。

  “对了,昨日匆忙忘了询问兵哥的名号,还请赐教?”高大衙内问道。

  “官人客气了,在大官人面前怎敢造次,小人姓张,家中排行老三,大官人叫小人张三即可!”

  叫张三的士兵头子说的很是谦卑,也不是这张三奉承,像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在高大衙内这样的人物面前还没有嚣张的资格。

  没看到昨日连晁天王和朱仝、雷横两位都头都对人家称兄道弟的吗?

  高大衙内向张三打听了宋江的住处,张三说要亲自带大官人前去。

  因为要先去找家客栈安顿了好太子和公主,多有不便,就谢绝了张三的好意。

  选了一家悦来客栈住下,等用过了午饭,让范天范云带着一干护卫陪赵金奴和赵桓去城内游玩,顺便也体察一下民情。

  高大衙内则带着武松和林冲,带了些礼物去寻宋江了。

  一路打听、询问费了好大功夫,总算是找到了宋江的住处。

  高大衙内有点后悔,早知道直接让那张三带他们过来了。

  高大衙内亲自上去叫门,开门的是一个黑脸的矮个汉子,四十多岁的模样。

  “可是孝义黑三郎宋押司府上?”高槛问道。

  “这位官人谬赞了,本官正是宋江,这孝义黑三郎实不敢当,不知官人尊姓大名?找宋江所为何事?”

  这宋江果然是个官迷,小小押司不过一个从九品小吏也要自称本官,高大衙内心中不禁莞尔。

  当然,这个“官迷”正好是高大衙内所希望的。

  “宋押司,在下高富帅,乃是汴京来的商贾,久闻山东郓城有个孝义黑三郎、及时雨宋公明,今日路过贵宝地特来拜会!”

  高大衙内说完,接过礼物递了上去。

  宋江听说是从汴京慕名而来的,心中甚是欢喜,自己的大名居然都传到汴京去了。

  “原来是高大官人,失敬失敬,快里边请!”宋江高兴地手下礼物,迎高槛三人进到家中。

  来到客房坐下,宋江起身说要去买些酒肉吃食。

  高大衙内心中好奇,就问:“宋押司怎么孤身一人吗?您不是有个妻子叫做阎婆惜的吗?”

  宋江愣了愣,也没做他想,回到:“高大官人怕是误会了,这阎婆惜乃是下官的外室,并非明媒正娶,所以不再此处居住。“

  高大衙内顿时尴尬的闹了个大红脸,心想这下丢大脸了,当初看水浒也没仔细研究过,以为阎婆惜就是宋江的老婆,没想到却是个小情人。

  身后的武二郎和林冲努力的憋着笑,宋江倒是一脸无所谓。

  大宋朝的士大夫们可不像后事的公务员,在作风问题上可是开放的很,这种风流韵事在他们看来那可是非常高雅的。

  文人士子常常以能和青楼名妓谈论诗词歌赋为荣,当然,他们到底是不是奔着诗词歌赋去的,高大衙内表示怀疑。

  “是在下鲁莽了,还请押司不要见怪!”

  “哎,高大官人这是什么话,这阎婆惜乃是青楼的一个歌姬,颇有些文采,本官就替她赎身,收做外室,这在郓城是人尽皆知的事!”

  说到青楼歌姬,颇有文采的时候,宋江脸上明显得露出了得意之色。

  看来大宋朝这“才子佳人”的风雅趣事果然是一件值得当事人自豪的事情。

  “想不到宋押司不但仗义疏财、忠孝无双,还是个风流才子,真是羡煞旁人啊!”

  高大衙内毫不吝啬的恭维了一句,宋江听得甚是受用,这些话他一个小小押司可是很难听到的。

  拉着宋江坐下,打发林冲去城里最好的酒楼置办一桌酒菜送来。

  “宋押司,高某对押司仰慕已久,今日得见定要和押司痛饮三百杯!”

  “大官人客气了,本官也正有此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