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五十七章 宋江的野望

第五十七章 宋江的野望


  趁着林冲出去置办酒席的功夫,高大衙内和宋江攀谈了一番昨日在晁盖庄子里的事情。

  宋江听说高大官人从自己好兄弟晁盖那里过来的,对高大官人的态度变得更加亲密了。

  谈到这些江湖好汉,宋江的赞美之情溢于言表,尤其对晁盖更是推崇备至。

  说晁盖仁义无双,大义凛然,对兄弟真是没的说。

  无论哪个兄弟,但有所求,能力所及必定满足。

  一番交谈下来,高大衙内发现宋江果然如同施耐庵笔下描写的那般。

  为人谦虚谨慎,礼贤下士,有礼有节,不摆架子,很会笼络各路英雄的心,特别擅长于交际。

  而且宋江当了多年押司小吏,精通官场的规矩,待人接物方面真是既圆滑又得人心,在黑白两道都很得人心。

  宋江正是高大衙内心中用来整合黑道势力得不二人选。

  两人正相谈甚欢,林冲带着两个小厮进来了。

  一个小厮手里提着两个食盒,另一个提着两坛美酒。

  待摆好了酒食,高大衙内赏了武松和林冲一坛酒,让两人去门外看着,不要让人来打扰,他要和宋江说正事了。

  “宋押司,晁保正等人自然是侠义无双,但终究是江湖中人,万一将来有什么出格之事,押司身在公门,到时候如何自处啊?”

  高大衙内试探的问宋江,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坚持原则。

  “大官人为何有此一问呐?”

  宋江身为人精中的战斗精,如何能看不出来这个所谓的高大官人觉非是普通的商贾。

  “宋押司,实不相瞒,我并非是什么高大官人!”

  宋江猛然起身,厉声质问:“你到底是何人?若是来找宋江吃酒,宋江必舍命陪君子。若还是躲躲闪闪,恕宋江不能奉陪了!”

  “呵呵,宋押司不必紧张,稍安勿躁,请坐下说话。”

  高大衙内见宋江变了脸色,事宜他不要害怕。

  宋江惴惴不安的坐下,等着下文。

  高大衙内掏出腰牌递给宋江,宋江接过腰牌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慌忙起身,无比激动的行了个大礼。

  “下官郓城提刑押司宋江,参见大将军!”

  宋江脑子里一头浆糊,他实在想不明白堂堂的正三品怀化大将军,屈尊降贵来拜访他这个从九品的不入流小吏,所为何事?

  之前说的那些场面话,他是打死也相信。

  名扬天下,功勋赫赫的高大衙内,太后的干孙,当今圣人的乘龙快婿,手握重兵的怀化大将军,大宋第一勇士,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的和自己坐在一起喝酒,他宋江自认为还没有资格让高大衙内慕名前来拜会。

  “宋押司,快快免礼!”高大衙内过去亲自扶起了宋江。

  宋江看着笑面虎似的高大衙内,还是满头雾水。

  将宋江按回了座位,高大衙内也走回对面坐下,亲自给宋江倒了一杯酒。

  “宋押司,我呢还是习惯别人叫我衙内,做人呢就是不能忘本。那些烦人的头衔对衙内我来说如同浮云,不值一提。”

  “衙内过谦了,以衙内的功绩,这些头衔乃是实至名归!”

  宋江一本正经的恭维道。

  “宋押司,之前对你有所隐瞒是想看看你的为人,到底是不是真如传言那般,现在看来,果然不虚此行!”

  “衙内谬赞了!”

  “不是谬赞,你孝义黑三郎和及时雨的名声也算是实至名归,就是不知你到底能不能做到忠义两全呢?”

  “回衙内,如果宋江的兄弟们真的做了什么出格之事,宋江必定大义灭亲,自古忠孝且不能两全,况忠义乎?”

  宋江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继续说道:

  “宋江自幼熟读圣贤之书,知道君臣之义才是大义,兄弟之情不过小义尔,孰轻孰重宋江自会懂得取舍!“

  “好!好一个君臣大义!宋江,你有这句话衙内我就放心了!”

  高大衙内决定正式将宋江收入自己麾下。

  “宋押司,以你的才能,却当了这么多年的小吏,相比你心中也是不甘吧?”

  宋江一听这话,知道衙内已有提携之意,心下大喜,把自己这些年的怀才不遇和遭受的不公一股脑的道了出来。

  “衙内,宋江空有一身报复,奈何在上头没有靠山,又不肯委身于奸佞之徒,只能困在这小小的郓城当个小吏了!”

  “自古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衙内我愿意给你当一回伯乐,不知宋押司可愿意啊!”

  高大衙内给宋江抛出了橄榄枝,宋江激动的不能自已,惊喜来的太突然了。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这一幕情景,也无数次遇到过进阶的机会,可是换来的是无数次的失望和打击。

  此刻,高大衙内的一番话,让他沉寂多年的雄心再次被唤醒了。

  扑通一声跪下,对高大衙内拜了下去。

  “衙内提携再造之恩,宋江感激不尽,从此唯衙内马首是瞻!”

  高大衙内高兴极了,能把未来的梁山大当家收入麾下,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赶紧将宋江扶起,勉励了一番。

  回到酒桌继续喝酒,这回换宋江给高大衙内倒酒,高槛心中甚是得意,看着宋江这么上道,满意极了。

  惬意的喝下一杯酒,高大衙内对宋江说道:

  “宋江啊,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宋江有点蒙。

  “喔,就是志向!”高大衙内尴尬的纠正了一下,一不留神就又把后世的词语给蹦出来了。

  “回衙内,宋江和无数的士子一样,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我等读书人的最高追求!”

  “说人话!”高打压内不满的骂道。

  “做官,做大官!”宋江赶紧老实回答。

  “多大才算是大啊?”衙内继续问道。

  “应该能做个一州知府吧?”宋江有点吃不准了,怯生生的回道。

  “没出息,就这么点追求?就不能再大点?”高大衙内继续诱惑道。

  “啊?还能再大吗?”

  “当然,必须要大,跟衙内我混,怎么可以只当个破知府呢?”

  “喔,那就当个一路主官吧?”

  “乡巴佬,就是钻不出来吧!”高大衙内发现他对宋江的野心严重的高估了。

  心里鄙夷了一阵子,平复了一下想揍宋江的冲动。

  “只要你好好替衙内办事,将来本衙内保你做宰相如何?”

  “噗通”宋江一个趔趄栽到了桌子底下。

  “唉,乡下待久了,真是没出息!”高大衙内开始怀疑宋江到底能不能胜任以后的工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