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六十一章 收服李逵

第六十一章 收服李逵


  范天趁机爬起,忍痛扶起了弟弟,二人一脸惭愧的退到了高大衙内身后。

  李逵大吃一惊,抬眼望去,只见商队中一个英俊的小白脸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见这个小白脸十八九岁的模样,魁梧不凡,李逵暗自纳闷:“老子不记得认识这号人物啊?”

  “喂,你这个小白脸是何方神圣?你家铁牛爷爷不认得你!快快报上名来!”

  李逵的话刚说出口,就招来了高大衙内身后护卫的一片叫骂。

  “放肆!”

  “大胆!”

  侍卫们七嘴八舌的叫骂了起来!

  “骂了又咋地!像你们这些个有钱人家能有几个好心肠的!”

  李逵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骂的哪里不对,努力的为自己争辩道。

  对这种市井无赖似的对骂当然不能由高大衙内亲自上场,那显得他这个衙内很没教养。

  范天、范云打架不行,可要说骂人,十个李逵也不是对手。

  “那黑鬼,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高大衙内驾前也敢出言不逊,我看你真是寿星公上吊——找死啊!”

  “就是,你的狗眼也和你一样黑瞎了吗?敢在衙内面前自称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的德性!”

  ……

  李逵被兄弟俩说的心头一阵发慌,本来他身为公务人员假扮山贼打劫就很恶劣了,要是今天再惹到了不该惹的大人物,那他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好了,退下吧!你们俩拳脚上的功夫要是有嘴皮子一半厉害就好了!”

  高大衙内让范家兄弟退下,兄弟俩赶紧闭嘴。

  “这位好汉可是人称黑旋风的李逵呀?”高槛问道。

  “正是爷……在下正是李逵,不知道这位衙内小哥贵姓?你如何认得俺铁牛?”李逵不解。

  “哈哈,早就听说这江州大牢有一个叫李逵的牢头,面黑如碳,武艺高强,性格爆裂,人称黑旋风,市井早有传闻衙内我如何不能知道啊?只是一直无缘相见,今日可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难道老子都这么出名了吗?不应该啊!”

  李逵在心里暗想,嘴上却也不含糊,大大咧咧的承认道:“不错,正是在下,还未请教小哥高姓大名?”

  “实不相瞒,本衙内乃是殿前捧日军都指挥使高槛!”

  李逵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完了,这会踢到铁板了,李逵啊李逵你可真是找死,叫你赌钱,叫你学人打劫,这下死无葬身之地了!”

  高大衙内见长得和非洲黑叔叔有得一比的李逵暗自神伤,运气读心术一看,心下了然,原来如此。

  李逵如丧考妣,神情沮丧,扑通一声跪下。

  “高大将军,都怪铁牛一时眼拙,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人。将军的虎威早已传遍天下,铁牛自知不是将军对手,甘愿领罪,只是家中还有眼瞎的老母无人供养,还请将军容俺安顿好了母亲再来领死!”

  李逵说完对着高大衙内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匍匐在地,等候着命运的降临。

  高大衙内被李逵的真诚和孝心所感动,决定给李逵指一条明路。

  上前几步,将李逵扶起,“铁牛兄弟快快请起,一场误会而已,不必如此!”

  “可是……”

  李逵还想再说什么,被高大衙内打断了。

  这黑鬼想说什么他早已知晓,故作大方道:“铁牛兄弟不必多说,你这般孝心本衙内甚为感动,就不追究你这冲撞之罪了!”

  “将军高义,铁牛无以为报,请再受铁牛一拜!”李逵说完又要给高大衙内下跪。

  高大衙内赶紧制止,双臂一发力,李逵山一般的身子却怎么也跪不下去,顿时对高大衙内的武功之高更加佩服起来。

  这些莽汉就是如此,对本事高于自己的都崇拜不已。

  “将军大恩,铁牛愿为将军牵马坠蹬,效犬马之劳!”

  “谁说李逵是大老粗的,这不精明的跟鬼似的嘛!”高大衙内在心里吐槽着。

  李逵这话倒是实话,只不过既是报恩也是攀高枝抱大腿啊,高大衙内的金字招牌现在可是很受欢迎的,抱紧了这条大腿,以后绝对少不了升官发财。

  高大衙内也乐得有这么一个武艺高强的小弟加入,别的不说,就这身板、这长相,在自己身旁一站,绝对能起到生人勿近的效果。

  “哎,铁牛兄弟这就见外了,若不嫌弃以后就给本衙内做个护卫吧,咱们以兄弟相称,好强过你那个破牢头!”

  李逵见高大衙内同意,乐得差点跳起来,宰相门前七品官,哪是以前一个小小牢头可比的。

  小小的插曲很快过去,高大衙内的车队继续往江州行去。

  李逵执意要给高大衙内牵马,高槛执拗不过,也就随他了。

  倒是小白对这个看起来黑乎乎、傻乎乎的人类很有意见,不时的就会对李逵脸上喷几口唾沫星子。

  这让李逵真正领略到了“衙内坐下七品官”,听说这家伙曾经还是龙马以后,李逵就更加对小白羡慕不已。

  不一会,一声虎啸传来,李逵很是尽责的护在了小白的马头前。

  见众人都无所谓的样子,还用一种说不来的眼神看自己,李逵心里更加得莫名其妙了。

  只见林中窜出来一条丈八长的白色大虫,李逵更加紧张了。

  直到旺财无视自己的存在一般,跳上了马车,李逵才好像明白了什么。

  正挠着大脑袋思索怎么回事呢,身后的小白就不满的一脑袋将李逵拱了开去。

  看那不屑的马眼,似乎在对他说“土包子,没见过养老虎玩的啊,真没出息!”

  范家兄弟和黑鬼李逵真是不打不相识,一路上聊的很是愉快。

  对这种特殊的情谊,高大衙内非常鄙夷。

  应该说这是弱小者的一种妥协,强大者的虚情假意,这是变相的化敌为友。

  也就是李逵没有什么恶意,换个其他人,人家要抢你的财物和妻女,你能和人家来个不打不相识吗?不引狼入室才怪呢!

  “铁牛啊,听说你们江州有个神行太保戴宗,你认识吗?”

  高大衙内像摸小猫似的,抚摸着旺财的大脑袋,张口问李逵。

  “当然认得,戴院长和俺最是相熟了!衙内也听说过戴院长的名号?”

  李逵回答道,又反问了一句,不过很快了然。

  连他的贱名衙内都知道,凭什么能不知道戴院长的大名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