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六十五章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第六十五章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当夜,高俅一家三口在无数羡慕和嫉妒的眼神中进入了延福宫。

  高大衙内扶着半醉的高俅出来时,已是夜深。

  黑暗中有好几双眼睛看到高俅一家出来后,迅速去给各自的主子报信去了。

  高大衙内自然能觉察到这些探子,他们并不是皇帝派来的,从他们粗重的呼吸声和拙劣的身法可以确定并不是专业人士,估计又是哪家的狗腿子。

  “六贼”本指的是童贯、蔡京、朱勔、李宪、王黼、梁师成六人,朱勔被高大衙内在平方腊时给杀了,现在成了“五贼”。

  收到家奴的回报后,蔡京把今天刚刚收到的琉璃盏摔了个粉碎,顺带把自己那只会吃喝嫖赌的儿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王黼把满心的嫉妒全都撒在了报信的家奴身上,就连平日里最疼爱的小妾也跟着遭受了无妄之灾,被蜡烛和皮鞭折磨的惨嚎了半夜。

  还有梁师成、李宪等腌宦,俱是寝食难安。

  高大衙内怂恿太子杀掉的官员中多半是他们这些人的门生故吏或亲族家奴,这使得许多本打算拜入他们门下的官吏,转而投入了高俅的麾下。

  一时间,高俅一党的势力在朝中如日中天。

  蔡京和王黼二人一想到明日早朝,那些惯于见风使舵的家伙,围着高求大拍马屁的样子,就恨得咬牙切齿。

  他们不是没想过除掉高家,但是所有弹和高俅和高坎的劄子全都被皇帝压了下来,也不知道高俅到底给皇帝灌了什么迷魂汤。

  至于在天子脚下刺杀堂堂当朝太傅,二人还没有愚蠢到那个程度。

  刺杀高大衙内的想法倒是付诸行动了,是派去的刺客全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总之他们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但是可恶的高俅和高大衙内还是活蹦乱跳的。

  高大衙内一家子志得意满地回到了家中,在丫鬟小兰的服侍下高大衙内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一觉睡到了天亮。

  沾了儿子光的高球半夜里笑醒了好几次,惹得夫人晁氏抱怨不已。

  第二天早朝,果然不出蔡京所料,一群文臣武将围着高俅父子大献殷勤。

  看着高俅得意洋洋,笑得极为嚣张,还不时向自己投来一个挑衅的眼神。

  蔡京和王黼及一众朋党黑着脸在心里诅咒高球不得好死,被人恭维了一辈子,他们终于体会到了原来阿谀谄媚是如此的令人作呕!

  “陛下驾到!”

  随着钟太监一声高呼,满朝文武瞬间停止了喧哗,整齐的分列两班。

  大店内瞬间安静下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带皇帝坐定,朝会正式开始。

  “五贼”一党,做完召开了紧急会议,商定定要在今日让高家父子好看。

  童贯不在,五贼一党皆以蔡京为首。

  蔡京向后使了个眼色,马上有御史台的言官出班奏道:

  “陛下,臣弹劾怀化大将军高槛拥兵自重,滥杀无辜,藐视朝廷法度,其罪当诛!”

  “臣弹劾高槛欺君罔上,恃功而骄,代天子巡狩期间欺压乡绅,敲诈勒索,稍有不从便罗织罪名,施加迫害……”

  “臣弹劾高槛……”

  “臣弹劾太傅高俅,教子无方,纵子行凶,结党营私,图谋造反!”

  等狗腿子们说完了,蔡京才出班奏道:

  “陛下,高俅父子作恶多端,证据确凿,不杀之不足以平民愤,不足以安天下民心!请陛下,圣裁!”

  “请陛下圣裁!”

  原“六贼”的党羽呼啦啦跪下一大片,齐声附和。

  皇帝赵佶的脑袋都大了一圈,最近朝臣们似乎是没有别的事可干,每一次上朝都例行公事一般弹劾高家父子。

  以前可以借口压着,看今日这情形,这些家伙似乎是铁了心的要让自己表态。

  皇帝的眼睛看向高俅,想知道他怎么应对?

  只见高俅站出来大笑三声,指着跪在地上耍无赖一般不起来的众人骂道:

  “简直荒谬,一派胡言,我高家父子对官家对大宋忠心耿耿,一片赤诚!官家心中自有明断!尔等做贼心虚,挑拨我君臣关系,实在可恶!”

  高俅瞪着眼睛,说的理直气壮,丝毫不将这些弹劾放在心上,仿佛真的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啊!

  高大衙内眯着眼睛一动不动,丝毫没有替自己争辩几句的打算。

  投靠了高俅的官员们终于等到了自己出力的机会,觉得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于是纷纷出列反驳那些胆敢弹劾高俅父子的人。

  “陛下,高太保和高将军一向精忠卫国,这些所谓的弹劾全都是捕风捉影。”

  “陛下圣明,定能明察秋毫,高将军为我大宋立功无数,得罪了不少小人,招人嫉妒也是再所难免。”

  “陛下,高家一门忠烈,实乃我大宋百官和士子的楷模,今日居然被人如此诬陷,一旦蒙冤,岂不是让天下百姓寒心?从此以后何人还敢报效朝廷?”

  高俅的狗腿子们说的声泪俱下,龙椅上的赵佶看的都有些不忍,心想高爱卿父子如此得人心,不愧是老赵家的柱石之臣。

  联想到昨天赵桓和赵金奴所说的那些该死的家伙,今日弹劾高家父子的人里必定有不少是他们的同党。

  这些人居然还恬不知耻的恶人先告状,想让他这个皇帝自毁长城,杀了高俅和高槛,岂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

  赵佶越想越恼,猛地站起身来,指着蔡京等人就是一通臭骂。

  “蔡相,你蔡家也是世代深受皇恩,怎么也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一起胡闹,高家父子是忠是奸你心里没数吗?朕姑念你年事已高,又是皇亲国戚,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数落完了蔡京,剩下那些御史台的言官们早已冷汗直流,许多人吓得腿肚子直打颤。

  “来人,将这些诬陷高爱卿父子的奸臣拖出去,庭杖伺候二十,以儆效尤!”

  话音未落,就有一众金瓜力士将上殿,二话不说,架起言官们就要拖走。

  言官们一看大祸临头了,自家主子居然也不出来阻拦,再也顾不得其他,声嘶力竭的哭喊了起来。

  “管家饶命啊,我等知错了,都是蔡相要我等弹劾高太保和高将军的,饶命啊管家!”

  刚刚被皇帝训斥过的蔡京差点被这些家伙一嗓子给吓出尿来,心里直骂蠢货。

  “蔡相,你可有什么话对朕讲的?”赵佶面色不善的看着蔡京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