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血嫁 > 121:伤势(二)

121:伤势(二)


  “想不到堂堂北国第一美男要一个女人,竟然还要用上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你就这点本事?”北天离笑着说,目光又朝我扫了几下,我更是坐不下去。

  很快含珠公主被带到,她的肚子果然已经隆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但却无损她的美貌,她看了一眼他的夫君,又看了一眼北天帆,脸色更是惨白。

  “是有话要问我吗?”她看着杜擎宇惨然一笑。

  “孩子的父亲是谁?”杜擎宇问,声音沙哑低沉。

  “擎宇,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孩子不是皇上的,虽然我曾经主动送上门,但皇上没有碰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也不知道,每天晚上熄灯之后,皇后会把一个男人送进我的寝室,完事之后,他就离开,我至今都没有看过他的脸,我只是家族的一枚棋子,接近你,勾引你,也是皇后授意,做这些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和皇上反目成仇,但我后来我真的是爱上你,我——”

  含珠公主饮泣。

  “够了——”杜擎宇怒吼一声,唰一下将剑拔出来,直指含珠,含珠闭上了眼睛。

  “天帆,擎宇羞愧,有什么颜面见你?”话没有说完,擎宇提剑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擎宇——”我惊呼,含珠公主更是吓傻了,好在北天帆手里射出一珠子,直击他的手臂,杜擎宇手一抖,手中的剑掉落在地。

  “别——别——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死也是我死。”含珠哭得像泪人一样,拿起地上的刀准备了结自己,但她还没有拿到,已经被杜擎宇一脚踢开。那星目满是羞愤。

  “这事以后都不要提了,你走吧,带着公主远走高飞,你谋反,宫中知道的人多,万一臣子们追究起来,朕也包庇不得。”看到北天帆并不追究,公主忙叩头,杜擎宇则一脸愧疚,他们走后北天帆叹了一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虽然北天帆顾念十几年的情分,放杜擎宇一马,但杜擎宇离开之时,还是自断一臂。

  皇宫危难解除之后,在古廷、莫枫等人带兵迎敌,声势浩荡的讨伐大军在北军强大的攻势下土崩瓦解,北天齐、燕家父子,我的外公潜逃,但一个月后全都一网成擒。

  “我只要叶媚那女人的人头来祭祀我惨死的娘。”北天离说,收敛起一向的不羁,目光弥漫着浓郁的伤痛,看来两代皇后之间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过往,这位风流皇子的内心也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伤痛。

  我的伤痛已经足够多了,已经没有力气去窥探旁人的过往。

  “好——”北天帆答。

  外公和燕家被关押在大牢,罗音口中的外公,与我所见到的那个慈爱的外公,我总是无法将他们联系到一块,但我觉得应该去见一面,下到下面,发现北天帆竟然在。

  “这事是老夫的主意,燕家只是受到我的怂恿与胁迫。”

  “真的是受到你的怂恿和胁迫吗?你敢不敢说你和燕司马是什么关系?”听到北天帆的话,外公的脸色惨白。

  “燕梓浩是你的私生子,你一直处心积虑让他登上帝位,你们为此绸缪了几十年,你明着是为了护龙司,为了她们姐弟,实际只想想满足你的野心。”

  原来如此。

  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在这一刻豁然开朗,真相总是很残忍,它不肯让你心中留有一点点温情。

  “你这个不肖子孙,如果不是你背叛,我们怎会落到如此下场?”外公看到我,目露凶光,面目狰狞,狠不得活生生地将我吃了,我的心揪着痛。

  “罗锋在哪?”

  但无论我怎么问,外公都不肯说出他的下落。

  外公自杀在狱中,我赶到的时候,他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看着我,含恨而喊:“老夫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为什么不亲手捏死你。”

  外公的眼神是如此歹毒阴狠,他的声音如魔咒频频出现在我的梦中,我总是半夜吓醒,但醒来身边已经没有罗音替我轻轻擦去额头的汗。

  外公就这样死了,我还来不及问出罗锋的下落,他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他的手沾了那么多人的鲜血,他是死有余辜,但为什么我却充满着负疚感?许是他可以死在玄木的手里,死在北天帆的手里,但却独独不能因我而死。

  至亲相残,胜者也荒凉。

  燕家、罗家凡是参与了谋反之人,全部判斩首,但北天帆答应,并不牵连无辜的族人。木大夫和几个太医已经研究出治疗瘟疫的药方,瘟疫得到了控制,朝廷赈灾的粮食、衣物及时下派,解决了灾民的需要,安抚了他们的情绪。

  北国迎来了几个月后的第一个晴天后,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不再阴雨连绵,风雪交加,暖湖的水恢复了澄清,不再有死尸浮出水面,皇宫也不再离奇死人,北国的长平大街又恢复了往昔的繁华热闹,妃子们又开始对北天帆嘘寒问暖,投怀送抱,他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

  这皇宫干枯的枝头又萌生嫩芽,生命看似周而复始,但那些逝去的人,却永远不会出现,我的父亲,罗音,甚至外公与皇后。

  北国的春天来得很早,走出宫门,红花已盛枝头,但看着却那般寥落凄凉,没了罗音,我总不习惯,总觉得身边确少了什么,

  外公死了,罗蕴依然是容妃,皇后死了,德妃疯了,她是后宫品阶最高的妃嫔,但如今的她不理世事,每天礼佛念经,如当年的叶媚,下面的妃嫔蠢蠢欲动,准备争夺这后宫之主。

  后宫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我突然连看热闹的心都没了。

  一个深夜罗蕴披散着一头长发来到碧水宫。

  “我恨皇上,我恨他杀了我的孩儿,但我更恨你,你口口声声说与皇上敌对关系,你口口声声要我们防着皇上,不能失了心,你真的敢对天发誓,你与皇上是清白的?”面对罗蕴的质问,我无言以对。

  “我曾经为自己冤枉你而深深懊悔,我曾深深自责,我曾为自己怀疑你,而深深悔恨,如果我肯相信你,孩子一定还活的好好的。”

  “但那天在亭子上,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你搂着皇上的腰,我看到你们在与御花园亲吻,皇上是那样的温柔深情,那样的投入,他的笑容是那样的甜蜜陶醉,你们是那样的缠绵缱绻,你敢说这都是虚情假意?”

  “我看到皇上还弯下腰,背着你,一步一步地走,你们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他从来没有这样背过我,甚至抱也没有抱过,我看着妒忌得发了狂,恨得舌头都咬破了。”

  “一个是我深爱的男人,他要了我孩子的命,一个是我最信任的人,但从头到尾都将我当猴子那般耍,玩弄于鼓掌之内。”

  我张大嘴巴,却硬是说不出话来,我该如何辩解?我又能如何辩解?那晚那一晃而过的身影,不是我眼花,原来是罗蕴。

  “我恨你们,毒杀德妃儿子的主意上我想出来的,我就是想让你们反目成仇,我看到你发狂地刺了他一刀,心并不痛快,原来你是真心想护着德妃的孩子,如当年护着我的一样,我突然后悔了。”罗蕴呜呜地哭了。

  “德妃疯了,我每天发梦都梦到她掐住我的脖子,要我还孩子给她,我每天发梦,都梦到我孩子说不要这么歹毒的娘,听到德妃那撕心裂妃的哭喊声,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魔鬼,双手沾满了鲜血,我不敢去看德妃。”

  “我好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我受够了,你杀了我吧,你杀了吧。”

  “别——别杀我,我不想死,死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我的孩儿,怎么面对德妃的孩儿,听说他生出来还活着的,听说他长得很漂亮,听说他死的时候,全身乌黑抽搐,死得很痛苦。”罗蕴一边说,一边疯跑着离开。

  我跌坐在地上,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十天之后,罗蕴前去找北天帆,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罗蕴跪倒在地,请求北天帆让她削发为尼,在皇家寺庙度过余生,她希望带上德妃,照顾她一辈子来弥补。

  那天罗蕴蹲下身子问德妃愿不愿意跟她走,德妃竟然乖巧点头,朝她伸出了手。

  北天帆准了。

  皇宫动乱平息之后,玄木第二天带着罗音去了青城,将她葬在青城,那里有山有湖,有广袤的原野,有袅袅炊烟。

  三个月之后,玄木找到了罗音的弟弟罗锋,一个只有十五岁,以杀人为乐的少年,目光狠毒而是嗜血,见面十天,他已经第二十次出手刺杀玄木。

  政局稳定之后,他玄木毅然辞官,进宫向我辞的行,并将德妃托付给我,他竟然还将德妃托付给我,为什么还要如此信任我?

  “我不跟你去青城,你再不放过,你信不信我杀你。”十五岁的少年清秀俊美,但目光却残忍而暴戾。

  “你再敢杀一个人,我打断你的褪。”玄木厉声道。

  “跟我去看你姐。”

  “我不去。”

  “你没有选择。”

  落日的余晖下,那一高一矮的身影渐渐模糊,直至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